电竞虎-最前线、最娱乐的电竞游戏门户,电竞虎,电子竞技,电子竞技游戏,DOTA2,英雄联盟,守望先锋,电竞赛事,游戏资讯,游戏攻略 ,游戏直播,电竞虎是最前线、最娱乐的电竞门户网,是国内最优秀的游戏媒体之一。电竞虎目前拥有守望先锋(OW)、英雄联盟(LOL)、刀塔2(DOTA2)、炉石传说、魔兽世界、穿越火线(CF)、地下城与勇士(DNF)等多款热门游戏及各类手游的最新游戏资讯八卦新闻。

酒馆小故事 拥抱这永恒的力量死骑前传

2018-07-10 13:54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多玩(电竞虎整理发布)

 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声音,无法抗拒…… “拥抱这永恒的力量……”

当我看到面前这个闪着金光的皇冠时,我才想起自己的名字。

拿着它的是一个德莱尼人,叫什么来着?忘了…… 似乎今天是个很喜庆的日子,但周围的人脸上看不出一点高兴的样子。

我扭动着僵硬的脖子,缓慢地转动着,所有人围着我,看着我,像是看着一个新生命。

“今天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。”德莱尼人说话了,“今天是新国王——安度因·乌瑞恩登基的日子!今天联盟迎来了一位新英雄!让我们欢庆这一刻!!”

掌声如雷,锣鼓喧天。但在我听起来异常恶心,耳膜要爆炸了一般,外面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,转而代之的是一个悠长冰冷的声音……

我看着面前的德莱尼人,他年纪似乎很大,靠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什么,没听清,不过我听清楚了一个词……好像叫瓦里安?好熟悉……想不起来了……

他们好像没注意到我异样的目光,后面的人拍拍我的背,让我弯下腰去。

我脑子里很混乱,被按着脖子弯了下去。那皇冠戴到我头上,但没有一点感觉,就像这皇冠没有重量一样。

看着地面慢慢凝聚成一团漩涡,耳边传来的不是人们的欢呼声而是狂风的呼啸声,再次抬头的时候,我发现面前是一尊冰雕成的王座。

天空飘着丝丝细雪,我迈着僵硬的步子走过去,看到一块凌空漂浮的寒冰,里面包裹着一把冒着寒光的符文剑。寒冰颤悠悠地旋转着,那把剑在棱角分明的寒冰中折射着耀眼的光芒。寒冰下面是一座不大的基台,上面落着点点雪沙。

我轻轻碰了碰寒冰,那冰块往后动了一下,闪耀的光芒更亮了些…… “接触它……它能告诉你一切……”

脑海里又响起了那个声音,是谁已经不重要了。

无法抗拒般的,我按住了那块寒冰, 锋利的边缘割破了我的手指,血顺着寒冰落到基台上,点出星星血花。但我没有一点疼痛感,可能是寒冷冻结了我的痛觉,不过这也不重要了。

似乎是血液融化了寒冰,血水从剑锋融落,直到那把剑完整地漂浮在我面前。

“老师!你骗我!!”我听见了一个男孩的声音,朝着旁边望去,我看见了一个金发男孩哭着抱住了一个德莱尼人的腰。

“孩子……我……”德莱尼人闭上眼睛,叹着气轻抚着男孩的后背。

“老师!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圣光没有护佑爸爸?你不是说信仰圣光就能获得庇护吗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爸爸他……”男孩拼命捶打着德莱尼人的肚子,泪水像奔腾的河流一样爆发。

“你会长大的……孩子……迟早会的……”德莱尼人望着远方,

“愿圣光护佑你长大……” 我看得入神,直到那两个人消失我还花了点时间反应过来。

“告诉我……你都知道了什么?”那声音问我,语气中带着戏谑。

我看着手里的剑看了一会儿,自己流出的血在严寒中变得透蓝——我觉得自己整个人也变成蓝色了。 漫步走上王座,稳稳坐下后,头上那顶皇冠终于有了重量,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——我登基为王的日子。

他没有说话,应该在等我回答他的问题……

“你都知道了什么?”

“有件事维纶从没教导我……我现在来告诉你……但凡站在圣光下……必将投下暗影……”

“很好,你的圣光呢?”他饶有兴趣地追问。

我脸上的肌肉被冻僵了,做不出表情。 心脏被冻僵了,失去了感情。

“圣光背叛了我……”

少女耍了一个漂亮的刀花,轻蔑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。

“有什么话要说么?”阴暗的月光下,残破的城墙上印出无数道细长的影子。这些影子变换着形状,仿佛在跳一曲诡异的舞蹈。

“你……”男人颤抖着指着她,“你到底变成了什么怪物?” “怪物?”骨制的匕首闪着寒光,刀尖轻轻抵在他的额头上。

“你把我们都变成了怪物……” 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修长的刀影,男人倒下的时候,墙上的影子多了一个——

那是他自己的影子……

“狠狠地打!往她脸上抽!”一个独眼男人靠在墙上,用力揉着自己的脸,那个地方有一道一指长的伤痕。

而他正龇牙咧嘴地叫唤着,两只眼睛瞪着角落里的一个少女。

少女手里死死攥着一把匕首,蜷缩在地上任由一群人拳打脚踢。

她身上全是血,不过有一些不是自己的——她刚刚在那些人身上划了几条口子,起因是这帮流氓拦路抢劫,本想绑架一个富豪的傻孩子,却不知遇到一个稍有韵色的少女,于是,这些人临时改了主意。 很可惜,这个女孩身上没多少金币,但有一把挺漂亮的匕首,刀刃上纹着一朵玫瑰花,骨制的刀柄上刻着两个字母:“LK”

“那玩意儿或许值几个钱……”独眼男人粗暴地抢过女孩的东西,一边招呼着手下去抢她的匕首,角落里的女孩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笑,但没人注意到。 突然,脚下的对面像颤动了一下,所有人的影子变化了形状,但很快又变了回去。

流氓们注意到了,低着头互相看着,正当他们四下打量着地面的时候,角落里传来一身惨叫。

众人抬头的时候,独眼流氓正捂着右脸,那只看得见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前方,鲜红的血顺着手掌流到手臂,再滴落到地上。 惨白的月光从云层中斜射在所有人身上,把每个人的影子拉得老长。而女孩正拿着那把匕首,刀尖上滴着血,破烂不堪的衣服上冒着森森寒气,脸上带着骇人的笑容,而她身后的墙上……

没有影子……

女孩死了,等大家发现她的时候,她被丢在垃圾堆里,身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,人们简单地默哀后继续自己的生活,没人注意到那把匕首。

因为见过它的已经“消失”了。

又过了几天,广场上出现了几具尸体。恐怖的是,尸体的致命伤不在心脏或者颈动脉,相反,死者的上半身除了一点冻伤以外,没有一点挣扎的痕迹和伤口,倒是腿上完整地切开了几道伤口……

里面的骨头没有了……

面前是一番陌生的景色——无边的寒冰荒野,不远处有一座冰雕的王座,上面似乎坐着什么人。

“过来,到这儿来……”上面的人说,头盔下的眼睛像黑夜中的两颗蓝色的星星。 四肢已经被冻僵了,但仿佛用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脚底涌上了,刺激着自己往前进,一直走到那人面前。

抬起头,她望着他,那人没有说话,只是递给她一把匕首。

这把匕首是骨头做的,骨头上还有筋肉和血丝,似乎是刚刚从哪个倒霉鬼身上抽下来的。

“看看你的影子……认识它么?” 她低下头,自己的影子变化着形状,越来越快,然后猛地停住了,时间好像定格在一个鬼魅般的影子上。

“接受它吧……”影子动了动,从脚下的严冰中抽出一把散发着蓝色光芒能量的符文剑。

“呼——呼——嘶——”她吸着气,刺骨的严寒慢慢占据了她的身体,眼前的景物开始晃动,在这无限的漩涡中,她看见了……所有人的影子……

在失去意识之前,她握住了剑锋,任凭它冻结了自己的血液。

这个女孩的皮肤没有一点血色,两只泛白的瞳孔躲在兜帽下面,看不见脸。 她半弯着腰,躲着人们的目光,走在集市上——她在找人,那些杀她的人。

“喔!那个小妮子刀不错嘛,挺有手感的。”那个独眼流氓右脸的伤口还没有结痂。他正瞪着那只看得见的眼睛欣赏着手里的那把匕首。

“还挺漂亮的,老子为了你,脸上还被那个小妮子划了一刀……”他嘴里嘟囔着,把匕首仔细地藏在凶前的口袋里。

手下几个喽啰讨好似的拍着马屁。 等到所有人安静下来了,他们才注意到胡同口站着一个女孩。

“你他妈谁啊?来老子地盘?”独眼流氓从地上翻起来,抬起一只脚往她的脸上踢过去。

一声惨叫后,独眼男人变成了独眼独脚男人。

而女孩仍然低着头,两只白色的瞳孔向上看着,看着所有人。 砍下整只腿的,只是一把骨制的匕首。

所有人呆住了,月光照下来,他们的影子像受惊的野兽,在地上疯狂地跳动着,变换着形状。

而那个女孩,终于抬起了头。

兜帽下面,在那双白色的瞳孔下面,没有脸。

女孩的脚下,没有影子。

通缉令

通缉一名女性,年龄约……(字迹模糊)20岁,高1.4……(缺少),杀害14人,手段极其残忍,现潜逃。 特征:没有……(字迹模糊)

悬赏:一百万

我站在这座荒城前,看着残破的城门上张贴的通缉令,那张通缉令已经看不出多少字了。

应该是上个世纪的建筑物了,残桓断壁上长着青苔,没有一点生气,连蚂蚁都没见到。

我轻轻摸了摸潮湿的城砖,拿出随身的本子和笔记录了一下,准备再次动身的时候,后面有东西戳了我下。

我吓了一跳,差点坐到地上,回头确认没见鬼只后定住了神,发现是个只到我肚子的女孩低着头站在我面前。

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我吓得不轻,看见是个人之后才缓了口气。

“……”她没有说话,只是拉住了我的手,似乎想让我跟她来。 我本想拒绝,但碰到她的手的时候,发现凉的出奇,像个死人的手。

“怎么了?”我脚下莫名使不上力,只能被她带着走,走到阳光下的时候,我发现一件让我毛骨悚然的事。

这个女孩没有影子……

古尔丹死了,这是他自愿的,亲手为主人萨格拉斯打开他的墓穴,被冲出来的恶魔咬成碎片,而他在死亡降临的一瞬间,看见了万里冰原。

他出生在一个小村庄里,天生残疾的他被族人唾骂嘲笑,暗自偷取恶魔之力的他怀恨在心,最终以半神之身杀光了所有人,但他总觉得差点什么。

成为半神的古尔丹把力量和狡猾发挥到了极致,但最终死在自己的贪婪下——也许是吧……

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打开萨格拉斯之墓,但大家都知道这是萨格拉斯给他的陷阱,古尔丹不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但他还是选择了踏上地狱之路。

他死了,可以说是自愿的。他失去了全部,亲人,部落,连主人都抛弃了他这个忠心耿耿的信徒,伊利丹甚至连他最后一点记忆都没留下。

“这是什么?”这是他睁开眼睛后的第一反应。

漫无边际的冰原,毫无生机,只是他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印象。

“想起来什么了吗?”一个声音问。

脑子里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“那个恶魔把你的头颅吃了,看来什么也没剩下……哦,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耐奥祖,你可以直接叫我……巫妖王……”

“恶魔……哪个恶魔?”他抬起被冻僵的眼皮问,兽人绿色的皮肤在严寒下变得发白,上面还沾着点雪花。

“看来真的什么也没剩下……”环顾四周,那个自称耐奥祖的声音似乎来自每个方向。

他缓缓转动着没有知觉的脖子,想找到那个说话的人。

对方似乎知道他在找耐奥祖,于是他就在空气中聚成一团人形,一个头盔下冒着两簇蓝色火焰的男人。

“慢慢想吧……或者看看这个……”

“这个人是个残废!部落的耻辱!他连刀都拿不起来!!真丢人!!!”在蓝色的冰原和白色的雪花中,他如进入梦境般听见了这些话。

“把他杀了!丢到野外去!”

“不用杀他,把他喂给狼,战狼好久没有吃到人肉了……”

“嘿嘿嘿……我看不如把他丢进祭坛,正好几天后的祭祀缺少活人祭品……”

“让我们把时间往后调点儿……”他正听得入神,耐奥祖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“这个兽人有什么用?别让他进我的部队。”

“长官……这个孩子……他……杀了一个村子的人……”

‘哦?孩子……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’

“古尔丹……”

‘这些都不重要了……我们直接看最后吧……’耐奥祖又晃了几下手,像在抓着空气中残留的记忆,把它们拼成一块。

“古尔丹!你打开了恶魔之门!看看你做的好事!”

“他就是恶魔的走狗!不不不……他就是个恶魔!!”

“他就是个畜生!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?还不够吗?为了什么?古尔丹?就为了你的复仇?!”

“他把恶魔放出来了!快跑啊!”

环境消失了,他呆呆地望着面前空气中摇曳的雪花。

“想起来了么?”耐奥祖抱着胳膊,朝他挑了挑眉毛。后者仍然望着空气发呆。

“我要报仇……”他说话了,沙哑的喉咙里吐出这几个字。

“你用什么报仇?你已经死了,真的。”耐奥祖戏谑地笑道,“不过办法倒有一个……”

古尔丹转过头,冻得发白的额头下是两双恶魔的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耐奥祖。

“获得巫妖王的力量……”

古尔丹看着自己手里的镰刀,上面沾满了血,血的主人已经倒在他的脚下,变成一具干尸。

“古尔丹……你不是……死了么……怎么……”面前的人类难以置信地指着他,而他只是转过身,佝偻着身子盯着他,兜帽下两只红色的眼睛带着对鲜血的渴望。

“惧怕我吧……人类……”他高举着镰刀,从背后伸出另一只干得像干草的手,用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把面前的这个人类抓在手里,不费吹灰之力捏碎了他的头骨。

“你学到了什么?”耐奥祖饶有兴趣地问道,古尔丹瞬间吸干了那个人类的血液,从背后的虚空中召唤出无数恶魔守卫。

他的两只恶魔般的眼睛在兜帽的阴影中晃动着,轻轻摇晃着头,像是陶醉在恶魔大军的咆哮之中,然后抬起头,咧嘴大笑……

“力量即一切……”

收藏:

相关资讯+more

热门原创+more

表面兄弟-电竞表情包-表情包图库社区 虎说扒叨:RNG再捧银龙杯 SKT王朝终落幕

使用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

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

欢迎登录电竞虎大家庭

账号密码登录 手机快捷登录/注册